手机版 | 微博登录 | QQ登录 | 登陆 | 注册 | 投稿 | 反馈留言 | 设首页 | 收藏
网站首页 > 经济 >蒙牛慢燃项目卷入传销案知情人称上万名代理退款难

蒙牛慢燃项目卷入传销案知情人称上万名代理退款难

时间:2019-04-15    点击: 次    发布者:郭铁 - 小 + 大

    3月21日晚,“蒙牛慢燃纤维奶昔”前微商独家经销商北京优选千通技术有限公司在其官方上公开“炮轰”前合作伙伴孙帆,由此牵出蒙牛慢燃微商项目卷入的京山传销案。

 优选千通官方微博截图

    优选千通CEO姚宏韬3月23日向新京报记者复盘了事件经过,称公司已就4300万元的传销处罚对湖北省京山县工商局发起行政诉讼,“如果对传销承担责任,我认为参与者都应该承担责任,包括蒙牛。”

    而据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,目前优选千通还欠经销商(代理)1个多亿的货款,上万名代理陷入既无法退回货款,也无法拿到产品的尴尬境地。新京报记者还发现,慢燃的乱价问题仍未彻底解决,至今还有多个商家在电商平台低价售卖慢燃产品。

    蒙牛慢燃的新微商总代轻享慢燃(杭州)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表示,目前公司正对无法退款的代理实行1:1换货“补偿”,并完善招商层级和管理制度,以保证合法合规经营。

慢燃原微商总代涉传销被罚

    3 月21 日晚,北京优选千通技术有限公司在微信公号上发表《关于慢燃项目授权到期的公告》,称公司在2017 年12 月18 日与蒙牛全资子公司上海鲜语牧场乳业销售有限公司签署协议,取得慢燃纤维奶昔的微商渠道独家经销商资格,授权期到2019年2 月28 日。

3月21日,优选千通公告截图

    该通告还将矛头指向公司前南京运营中心负责人、据称是现蒙牛社交新零售平台总经理的孙帆,称“由于孙帆负责慢燃项目期间的决策及管理失误,导致优选千通自2018年6月开始接受工商部门调查,并造成一系列运营和售后问题”。

优选千通说的“接受工商调查”,正是湖北省京山县工商局对其查处的网络传销案。3月22日,京山县工商局相关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证实,该局接到举报对优选千通进行了调查,发现该公司在经销“蒙牛慢燃奶昔牛奶”时涉及传销,仅会员奖金制度就有5个代理级别,符合《禁止传销条例》第7条对传销行为的认定。优选千通因此被处以4300万元的罚款,同时没收违法所得并限期改正。

 网友针对蒙牛慢燃项目的留言

    根据裁判文书网显示,湖北省京山县工商局在查处“蒙牛慢燃奶昔牛奶”网络传销一案中,为防止优选千通转移或藏匿违法资金,已于2018年8月向湖北省京山县人民法院申请冻结优选千通银行账户1亿元资金,期限为1年。

    对于此案,优选千通曾提起行政复议,复议结果维持原处罚判定,目前优选千通已就该案对京山县工商局发起行政诉讼,将于4月开庭。

    3月23日,优选千通CEO姚宏韬称,之所以提起行政诉讼,一是对传销认定有异议,二是认为责任不在优选千通。

炮轰“蒙牛社交新零售平台总经理”

    “我们指向孙帆团队,是因为有一系列问题压到今天爆发,我也曾提示他决策不对。”姚宏韬对新京报记者说。

    去年8月,姚宏韬的公开身份还是慢燃经销合作方团队运营总指挥,而孙帆的身份是团队副总指挥。据姚宏韬透露,公司与蒙牛签署协议后,孙帆经人介绍成为优选千通的合作伙伴,担任慢燃项目的实际操盘手,先后发展了江苏苏浙国际商贸有限公司、内蒙古景瑞商贸有限公司、苏州云领智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、云南道赛商贸有限公司、青岛微视角传媒有限公司5大经销商。

    2018年4月,姚宏韬发现“这些微商的路子太野,比如宣传产品时吹牛,晒假数据等”,决定组建管理公司,同时希望蒙牛方面能够配合进行管理。但当时有声音传出,优选千通此举意在架空孙帆,双方矛盾爆发。

    同年5月,京山慢燃传销事发,优选千通开始接受工商部门调查。“从一开始这个项目就比较混乱,‘京山’也是急功近利的结果。”姚宏韬称,6月她曾接到一名男子的匿名电话,对方提醒她京山传销事件是“内外勾结导致的”。

    而在此次的通告里,优选千通称,调查发现自2018年9月起,孙帆与5家经销商启盘运营蒙牛凝纯·水解胶原蛋白品璨果冻,“存在擅自转化慢燃代理数据、违规运营、煽动代理退货、私收保证金等严重损害我司及股东利益的行为”。2019年2月21日,孙帆还在未办理离职手续的情况下,“擅自到蒙牛社交新零售平台出任总经理职务”。

    “我一直在帮他们擦屁股,结果所有黑锅给优选千通背,所有好事都是他们的”,姚宏韬说。

    新京报记者查询到,孙帆的公开身份确实几经变化,先是从慢燃团队副总指挥变为蒙牛社交零售营销战略顾问。至2019年2月,他在一些公开报道中已成为“蒙牛社交新零售平台总经理”。

    “时间可以证明一切。”3月23日,孙帆在电话里对新京报记者称,其目前在蒙牛集团的身份是社交零售营销战略顾问,且有蒙牛颁发的聘书,“蒙牛社交新零售平台总经理”的职务则尚未正式任命。对于姚宏韬所说的其他问题,孙帆表示不予回应。

生产11个月售出4000万瓶

    “如果败诉,我会一直把官司打下去;如果对传销承担责任,我认为参与者都应该承担责任,包括蒙牛。”姚宏韬说。

公开信息显示,蒙牛慢燃2018年1月22日举行上市发布会,之后在蒙牛衡水工厂投产。在蒙牛官网,慢燃被描述为一款能“在轻松获得饱腹感之余,享受轻盈生活”的纤维奶昔牛奶产品。

    据一位慢燃前代理去年8月披露的招商政策,当时慢燃代理层级由低到高共分为体验官、创客、城市经理人、城市合伙人、高级合伙人5个级别。其中,创客、体验官被归为“零售”;高级合伙人可以招募城市经理人、间招城市合伙人,直招城市合伙人、高级合伙人。

一名蒙牛慢燃前代理商发布的招商政策

    而成为不同层级的代理“门槛”,就是一次性的拿货量。其中,高级合伙人、城市合伙人、城市经理人拿货价分别为108元/提(250ml×10瓶)、128元/提、148元/提,要求一次性拿货数量分别为1800提、120提、24提。创客和体验官的拿货价分别为180元/提、198元/提,其中创客需一次至少购买2提,体验官一次至少购买1提。

    除零售和城市经理人外,其他层级的合伙人每售出一提商品可以拿到相应的差价,每招募一个层级的代理可以拿到对应的提成。以高级合伙人为例,每招募一个城市经理人,可享有40元/提的差价,获利960元;每招募一个城市合伙人,可享有20元/提的差价,获利2400元。“一般高级合伙人月收入轻松过万。城市合伙人不仅可以招纳低级别代理,同时招纳同级别代理还有奖励。”

    较高的利润空间为多层级代理提供了可能,蒙牛“大品牌”成为许多代理深信慢燃的理由,消费融合创业的微商模式令市场快速裂变,甚至一度超过产能供应。优选千通官网显示,其在运营慢燃不到2个月的时间里,回款已将近2亿元。

    一位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,慢燃于2018年1月底投产,相当于去年只生产了11个月,售出了4000多万瓶,“慢燃可以说是蒙牛成长最快的一个单品。”

上万名代理超1亿资金难退款

    伴随市场的快速发展,慢燃发货慢、退款难、乱价等问题也接踵而至,且有些问题至今尚未解决。

    “大家都是冲着蒙牛,那时候卖疯了。”山东地区慢燃高级合伙人方远(化名)去年3月成为慢燃城市经理,现已是高级合伙人。据她回忆,2018年5-7月,慢燃由于产能不足导致断货,很多人打款后过了一个月才收到货,其间她不仅损失了客户,还流失了几个下级代理。

    与此同时,原本在微商渠道零售价定为198元/提的慢燃产品,在电商平台只需5折就能买到。对于乱价现象,优选千通曾于2018年12月向慢燃合作经销商下发公告,称所有第三方平台销售的慢燃产品均未拿到官方授权。2019年1月,优选千通连发4份处罚通知,对乱价的2名城市经理和2名城市合伙人给予取消代理资格并扣罚库存。不过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目前淘宝、拼多多等平台仍有多个商家在低价售卖慢燃产品。

    随着优选千通卷入京山传销案、1亿元账户资金被司法冻结,许多慢燃代理已陷入既无法退回货款,也无法拿到产品的尴尬境地。3月21日,一位网友留言称,“成千上万代理退款难,大家都是冲着蒙牛的品牌去投资。目前我们维权群资金已达到上千万元。”

    针对退款难的问题,姚宏韬称,优选千通已退还代理5000多万元,但目前公司账户被冻结,“我没钱可退了,还欠多少不好说”。

    而一位知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,目前优选千通还欠经销商(代理)100多万提的货款,涉及1个多亿的资金,牵扯上万名代理。

新总代接手缩减代理层级

    3月21日,慢燃新官方微信发布《关于“蒙牛·慢燃”产品更换经销商的公函》,称上海鲜语牧场乳业销售有限公司与优选千通合同终止后不再续约,优选千通无权继续针对慢燃产品对外招商。上海鲜语已与轻享慢燃(杭州)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,并指定轻享公司为慢燃产品唯一合法经销商。同时,上海鲜语“将积极协助优选千通与轻享公司妥善进行市场交接工作”。

3月21日,蒙牛慢燃新微信公号发布的公告

    对于优选千通遗留的退款问题,轻享公司3月23日回应新京报记者称,此前没拿到货的代理商可选择1:1来轻享公司兑换“慢燃PLUS”新品,且不需补缴差价,“目前80%的老代理都愿意来新公司接着做。”而对于想退款的代理,轻享公司表示,“这个钱大部分在优选千通,蒙牛没拿到钱,我们新公司也没有义务垫付”,1:1兑换产品已经让还未正式招商的轻享公司蒙受了损失。

    同时,慢燃招商政策也发生了变化。据介绍,招商层级由过去的3个层级变为高级合伙人、城市合伙人2个层级,取消了城市经理这一级别;消费层级则由过去的创客、体验官,变为办理季卡、月卡。

    轻享公司称,“新制定的模式已经给几家律师和蒙牛法务看过,也向工商部门请教了,会合法合规运营。”今后公司会用合同约束各级代理,慢燃新品也增加了追溯码以解决乱价现象。

    针对优选千通京山传销案、蒙牛对微商团队如何进行管理等问题,截至发稿,蒙牛方面尚未进行回复。

    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、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主任邱宝昌认为,如果品牌方不知晓经销商的传销行为,则不承担责任;如果在经销商的传销行为已被工商部门查处后,品牌方依旧提供产品,就可以认定为传销的共同行为。“目前该案在行政诉讼阶段,品牌方应该依法限制经销商的销售行为,同时也要对经销商的疑似传销行为进行核查。”

 (新京报记者 郭铁 图片来源 企业官网截图、截图、微博截图 编辑 郭铁 李严 校对 李立军 )

上一篇:中国金融监管,透露哪些新信号?

下一篇:鸡蛋、鲫鱼检出兽药,多个知名超市“中招”